中文 English

文化 米金铭:从容行走“新水墨”

发布时间:2020-02-29 23:33 作者:沙巴体育

  在国内,尤其是四川,有不少擅画熊猫的大家,他们笔下的熊猫大多比较具象,熊猫出现的环境也基本上离不开绿油油的竹子。那么,当你看到栖居在海边甚至遨游在天空之城的大熊猫,会不会眼前为之一亮?

  前不久,在由成都市文联、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组委会指导,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四川现代新水墨画院等协办的“画意·栖居——米金铭彭文斌当代水墨展”上,米金铭的水墨熊猫首次在成都亮相,这些圆滚滚的萌货出现在观众眼前时,很多人心都被萌化了。本次展览题为“画意·栖居”,是希望将艺术融于生活:一方面,艺术家要将生活带进艺术,让艺术具有烟火气;同时,也希望普通人的生活诗意一点,艺术一点,让艺术提升生活品质。

  展览现场,在成都郊区河道、水塘随处可见的白鹭,以及我们最宠爱的大熊猫被米金铭赋予了别样的色彩,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细品。

  米金铭,成都市美协副主席。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将中国传统国画的理念融入西方当代艺术表现手法中。在他的笔下,一只只与众不同的大熊猫“横空出世”,画面中蓝色的深邃背景好像让熊猫从竹林搬家到了海边。今年,米金铭还受成都市政府之邀,带着画着“海边熊猫”的100个乒乓球赴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参加2022年第56届世乒赛布达佩斯推介酒会TheNight of Chengdu(成都之夜),让大熊猫助力成都成功申办世乒赛。

  近百年以来,大熊猫是全球艺术家热逐的创作主题:从波普艺术大师Andy Warhol到美国当代艺术家RobPruitt;从吴作人的写意熊猫再到趴伏在成都IFS的熊猫雕塑;乃至数度刷新了票房记录的动画电影《功夫熊猫》……大熊猫这种憨态可掬的神奇动物,堪称艺术界用之不竭的“富矿”。

  熊猫永远摆脱不了卖萌的套路,但米金铭的熊猫并不仅仅用萌或者可爱来抓住观者的眼球。他将熊猫放置在一个与众不同的语境之中——大家司空见惯的竹林环境被艺术家有意屏蔽,蓝色的背景中也间杂着白色的笔触,让大熊猫的黑白毛色显得更有视觉冲击力。

  就像科幻电影拍摄的片场必须要有绿幕,以方便后期特效制作的抠像与合成,米金铭渲染的蓝色背景也是另一种“绿幕”,观众在这种鲜艳而纯粹的视效面前仿佛展开一段童话般的奇幻之旅:

  有人会想,大熊猫是不是飞到了空中?因为它的身后有蓝天白云;还有人认为,熊猫跑到了遥远的北极,去探望它的远方表亲北极熊,因为背景的蓝色和白色分明是大海与冰川……

  这些大熊猫的脸上还会有粉色和绿色的色块晕染,宛若lomo相机漏光而产生的光斑。米金铭用中国传统的水墨材质给人呈现出了如此细节丰富的视觉体验,古老的绘画技法和当代年轻人的审美习惯在此刻无缝对接。

  米金铭从事水墨实验以来,无论是画人物、山水还是动物,仿佛一直都在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当然这也有一定的市场风险,因为他的风格变化实在太快。米金铭却很淡然,“如果太在意市场就无法认真画画……”这组颇具ins风的大熊猫,只是他一系列艺术变法中的一段小插曲。

  2018年,米金铭的“大渡河”系列在本土画坛引发了很大反响,他在保持了中国山水画“身份”的同时,在呈现方式上有着当代艺术的大胆与不羁。而在“大渡河”系列之前,米金铭的“天马”系列、“白鹭湾”系列新水墨也广受圈内盛赞。从动物身上,米金铭往往能找到艺术创作的突破口。

  米金铭的水墨画既有传统水墨的线条与飘逸,又带有现代油画的体积感、空间感,这在他的“天马”绘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米金铭不拘泥于描摹骏马的肌肤细节,而是用水墨写意地表现出骏马的神态,狂放不羁、犹行天空。他说:“我喜欢马,喜欢画马。马的自由奔放、勇往直前、无所畏惧,一直是吸引我的精神魅力。”

  2015年前后,白鹭湾湿地公园建成,米金铭工作室就在旁边。很多白鹭飞来筑巢,有些胆大的,直接在他的院里觅食。有一次,家里窗户没关,米金铭回来后发现客厅茶几放的苹果少了几个,桌子上多了几坨鸟屎,他就知道是白鹭把苹果偷吃了。米金铭是带着感情在创作“白鹭湾”系列,加上他用改制的毛笔绘制这批水墨作品,让他的作品更有独特韵味,也很难被模仿。米金铭笔下的白鹭,有时会披上闪闪发亮的银色羽毛,它们身下的那汪清水则仿佛海洋一般透出湛蓝的色彩,细品,如梦似幻。

  近几年,米金铭以白鹭湾湿地公园里的白鹭为主题,创作了700多幅画作,翩翩飞舞的白鹭和恬静通透的湖水相映成趣。李白当年吟诵的“白鹭下秋水,孤飞如坠霜”,在米金铭笔下有了巧妙的视觉解读。“白鹭湾”系列的风格和传统国画也有很大区别,评论界认为,这是他“都市水墨”画风在技法愈发纯熟老辣的同时也更加具有时代特色。

  米金铭说:“我的创作理念的确不同于传统绘画,更倾向于当代艺术的风格,因为我描绘的是当代人欣赏的动物和景物,所以用这种技法来表现会更加合适。”

  我们知道,中国水墨画的四大介质是水、墨、宣纸和毛笔,但如何定义“水墨画”,可能一万个艺术家会给你一万个不同的回答。在米金铭眼中,中国传统水墨画历经千年发展,远远没走到终点,就像水的流动千变万化,水墨画的表现形式当然也可以千变万化、丰富多彩。

  米金铭从事水墨实验以来,无论是画人物,画马,画荷花,画白鹭湾,画大渡河,再到现在画熊猫,他是“善变”的。对于这种“变”,米金铭打了一个比方,“长江也并不是一条直线,它的河道每年都会随着地壳变化而改变,但无论这样弯那样弯,最终都是从三江源流向大海。”

  回忆自己的艺术之路,米金铭特别庆幸早年在川美版画系的那段学习经历。“在水墨画之前,我画过油画,搞过雕塑,甚至连环画,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版画,这里面的木版画、石版画、铜版画和丝网版画风格我都很擅长。版画对材料的使用是所有画种最丰富的,国画讲究传承,而版画的概括能力很强,没有条条框框,这让我的创作更加大胆。有时我在国画里无法解决的技法难题,用版画的思路就迎刃而解了。”他感叹地说。

  米金铭喜欢用天马行空的方式来对待艺术,这在他川美的毕业作品创作时已初见端倪。当时班上的同学都是去西双版纳创作和体验生活,可他剑走偏锋,独自一人回归川化厂,“我在川美读书前是那里的工人,毕业创作大家都去同个地方,很可能画的东西一模一样。我就回到厂里寻找各种各样的线路图、电路图、集成图和流程图,把它们组合成了一幅名为《银色畅想曲》的毕业作品。”

  作为一位高产的艺术家,米金铭在不同的绘画主题之间随意游走,这和他的生活习惯有很大关系。因为工作室在三圣乡荷塘畔,推门即见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徐徐清风,鹅犬相闻。每天清晨6点起床后,米金铭先下楼给自己的菜园子施肥除草,然后给老伴熬稀饭准备早点,一切收拾妥当后,他就返回画室沉浸在自己的水墨天地里。

  “早上我如果一开始就去画室,就很难再走出来,很可能一个上午什么事情都干不了,除了画画。”这位以勤奋、创新、多产而著称的艺术家笑着说。就在这样平静而淡然的生活状态之下,他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水墨新世界。


沙巴体育下载
Design by: 沙巴体育
|网站地图